diabolus鬼哭新世界:<水浒传>中,吴用的故事(200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查人人中国名人网 时间:2024/07/26 01:14:06

吴用在水浒中一出场,“七星聚义”、智取生辰纲,接着上了梁山,开始了他的“军师”的生涯。在梁山泊事业中,他神机妙算,料事如神,激林冲火并王伦、破祝家庄和曾头市、攻取大名府等,事业蒸蒸日上,被宋江夸为“赛诸葛”。大聚义时坐第三把交椅,任梁山掌管机密军师。不论在梁山事业发展过程中,还是招安后辅佐宋江破辽、平田虎、平王庆、征方腊等历次战斗中,吴用都是梁山好汉一系列胜利的策源点。可知,这“智多星”绰号不虚。

  所以我们看见,吴用在“血泊里拽过头把交椅来,便纳林冲坐地”,这满地的鲜血,吴用都来不及清洗,就将自己的将来,建立在前任强盗头子的尸身上。而正和他预料的一样,林冲完全是出于义愤才慨然出手,对于首席CEO的位置,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这一幕惊心动魄的故事,也只有法国的拿破仑大帝在七百年后,迫不及待地从教皇手中抢过皇冠戴在自己头上才能相提并论。

  由此而来晁盖便和朋友们在梁山开展了逍遥法外的无政府行为,吴老师也顺利实现了自己的家庭梦想,在这场“非常6+1抢劫秀”中,核心的“1”不是晁盖,而是军师吴用!

  如果说一次是失误,两次便是错误。吴老师在相同的地方连续又摔了一跤:梁山恩人宋江发配江州,酒后大言浔阳楼提了反诗,由于文字狱事件,眼见得要送命,吴用让戴宗送假信给蔡九知府,拖延时间来救宋江的命。

  然而身为小学语文老师的吴用,恐怕自身水平也不过如此,设计的书信中,印章称谓忘记避讳!而正是这个错误,让同样是落魄文人的黄文炳看出端倪!进而将梁山的诡计一言戳穿!所以虽同为文人,至少在处事精细方面,吴用不如黄文炳多矣!

  我就纳闷,这吴用怎么总是做一些“事后诸葛亮”的工作?给晁盖带来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江州劫法场战役中,晁盖对吴用已经丧失了信心,参加营救工作的十七名头领,可没有吴军师在内!吴用知不知道?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一直隐忍不发,因为他知道,梁山真正的主人——宋江已经到了!

  如果说晁盖是一部楼梯,能够帮助吴用登高望远,那么宋江就是一部电梯——导致吴用飞黄腾达。宋江是个人才啊,绝对是个厚黑奇才,哪怕吴用这么狡猾,和宋老大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吴用可以迅速远离发小朋友晁盖,转投到宋江门下!

  不得不承认吴用的运气之好,简直可以和当年国足主帅米卢媲美。

  宋江上梁山第一功是三打祝家庄,吴用在前期没有出场,而缺乏军师的宋江也损兵折将,两下僵持,十分狼狈。而上天送给吴用一个大礼包——登州派八人进身做内应!所以我们看见:

  孙立等众人皆喜,一齐都依允了。吴用道:“小生今去,也如此见阵,我人马前行,众位好汉随后一发便来。”

  这个天赐良机,自然不容错过。吴用深知宋江为人,另派裴宣萧让等四人诈了扑天雕李应全家来上山,提前帮宋江实现目标!

  而为救失陷华州的史进、鲁智深,吴用结识了后文重要的人民公仆宿元景,不仅壮大了梁山的实力,而且和政府攀上了关系,为后续的招安工作埋下深厚的政治基础。

  估计宋江内心也暗暗佩服吴用的手段,两人均是心计高深之人,共同的目标使他们迅速站在了同一战线上。从此以后,凡是宋江有所行动,吴用必然献计献策,将晁盖抛到一边。

  宋江当年为了迫使秦明落草,采用冒名顶替的方法,手段之下作,触目惊心。吴用更是青出于蓝:为了拉朱仝下水,指使李逵斧劈四岁的小衙内!手段残忍,令人发指;防止呼延灼反悔,逼迫他反间破了青州城,由此作为“投名状”,绝了呼延灼之念;为了骗卢俊义上山,险些害得他家破人亡,还捎带石秀遭受无妄之灾,在北京大牢里蹲了半年。换句话说,只要宋江看上的人才,吴用一定想方设法搞到手!

  对于这样的得力下属,宋江非常满意。然而有一个人相当不满意,那就是正直的晁盖。眼见得宋氏集团日益坐大,军师吴用密谋跳槽,晁盖沉不住气了,不听任何人的劝导,抛开军师去打曾头市——结果送了自己的性命。

  晁天王一死,最高兴的便是宋江和吴用,在假惺惺流下难过的眼泪后,利用双面间谍郁保四,破了曾头市。而对于活捉了史文恭的卢俊义,也是吴用明里暗里阻挠晁盖遗言的实现,从而使宋老大的江山坐的铁桶般稳当!

  至此吴用达到了事业的顶峰,梁山不停壮大,连政府也感到害怕,童贯高俅连续征讨,先后失利。与其说是吴用的神机妙算,不如说是梁山强大的实力克制了大宋政府的腐败军队。

  而在擒获高俅后,吴用完全表现出一个小人之态:先是十分巴结逢迎,将乐和随同萧让作为人质,等高俅下了山,连忙又作事后诸葛之态。书中写道:

  且说梁山泊众头目商议,宋江道:“我看高俅此去,未知真实。”吴用笑道:“我观此人,生的蜂目蛇形,是个转面忘恩之人。他折了许多军马,废了朝廷许多钱粮,回到京师,必然推病不出,朦胧奏过天子,权将军士歇息,萧让、乐和软监在府里。若要等招安,空劳神力!”

  回回看到这里,吴用的丑陋嘴脸一览无余!如此“料敌”,可叹可悲!说到底,吴用只不过是个玩弄权谋的江湖骗子!远远不能和大贤诸葛亮相提并论!

  宋江和吴用的关系,说得刻薄点,可谓狼狈为奸。正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将梁山兄弟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红顶子,而踏着兄弟累累白骨升迁的宋江,最终也死在朝廷的一杯毒酒下。

  宋江死了,兔死狐悲,吴用最终也吊死在宋江的墓前,完成了人生最后一次伪装。吴用孤家寡人一个,死得了无牵挂,因为他知道,朝廷对付了宋江,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而现在的梁山,已经成为板上鱼肉!朝廷才是最大的黄雀,方腊作为一只短命的蝉,消失在历史舞台,而两只螳螂,最终也会成为黄雀的腹中美餐。
  所以我们看见,吴用在“血泊里拽过头把交椅来,便纳林冲坐地”,这满地的鲜血,吴用都来不及清洗,就将自己的将来,建立在前任强盗头子的尸身上。而正和他预料的一样,林冲完全是出于义愤才慨然出手,对于首席CEO的位置,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这一幕惊心动魄的故事,也只有法国的拿破仑大帝在七百年后,迫不及待地从教皇手中抢过皇冠戴在自己头上才能相提并论。

  由此而来晁盖便和朋友们在梁山开展了逍遥法外的无政府行为,吴老师也顺利实现了自己的家庭梦想,在这场“非常6+1抢劫秀”中,核心的“1”不是晁盖,而是军师吴用!

  如果说一次是失误,两次便是错误。吴老师在相同的地方连续又摔了一跤:梁山恩人宋江发配江州,酒后大言浔阳楼提了反诗,由于文字狱事件,眼见得要送命,吴用让戴宗送假信给蔡九知府,拖延时间来救宋江的命。

  然而身为小学语文老师的吴用,恐怕自身水平也不过如此,设计的书信中,印章称谓忘记避讳!而正是这个错误,让同样是落魄文人的黄文炳看出端倪!进而将梁山的诡计一言戳穿!所以虽同为文人,至少在处事精细方面,吴用不如黄文炳多矣!

  我就纳闷,这吴用怎么总是做一些“事后诸葛亮”的工作?给晁盖带来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江州劫法场战役中,晁盖对吴用已经丧失了信心,参加营救工作的十七名头领,可没有吴军师在内!吴用知不知道?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一直隐忍不发,因为他知道,梁山真正的主人——宋江已经到了!

  如果说晁盖是一部楼梯,能够帮助吴用登高望远,那么宋江就是一部电梯——导致吴用飞黄腾达。宋江是个人才啊,绝对是个厚黑奇才,哪怕吴用这么狡猾,和宋老大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吴用可以迅速远离发小朋友晁盖,转投到宋江门下!

  不得不承认吴用的运气之好,简直可以和当年国足主帅米卢媲美。

  宋江上梁山第一功是三打祝家庄,吴用在前期没有出场,而缺乏军师的宋江也损兵折将,两下僵持,十分狼狈。而上天送给吴用一个大礼包——登州派八人进身做内应!所以我们看见:

  孙立等众人皆喜,一齐都依允了。吴用道:“小生今去,也如此见阵,我人马前行,众位好汉随后一发便来。”

  这个天赐良机,自然不容错过。吴用深知宋江为人,另派裴宣萧让等四人诈了扑天雕李应全家来上山,提前帮宋江实现目标!

  而为救失陷华州的史进、鲁智深,吴用结识了后文重要的人民公仆宿元景,不仅壮大了梁山的实力,而且和政府攀上了关系,为后续的招安工作埋下深厚的政治基础。

  估计宋江内心也暗暗佩服吴用的手段,两人均是心计高深之人,共同的目标使他们迅速站在了同一战线上。从此以后,凡是宋江有所行动,吴用必然献计献策,将晁盖抛到一边。

  宋江当年为了迫使秦明落草,采用冒名顶替的方法,手段之下作,触目惊心。吴用更是青出于蓝:为了拉朱仝下水,指使李逵斧劈四岁的小衙内!手段残忍,令人发指;防止呼延灼反悔,逼迫他反间破了青州城,由此作为“投名状”,绝了呼延灼之念;为了骗卢俊义上山,险些害得他家破人亡,还捎带石秀遭受无妄之灾,在北京大牢里蹲了半年。换句话说,只要宋江看上的人才,吴用一定想方设法搞到手!

  对于这样的得力下属,宋江非常满意。然而有一个人相当不满意,那就是正直的晁盖。眼见得宋氏集团日益坐大,军师吴用密谋跳槽,晁盖沉不住气了,不听任何人的劝导,抛开军师去打曾头市——结果送了自己的性命。

  晁天王一死,最高兴的便是宋江和吴用,在假惺惺流下难过的眼泪后,利用双面间谍郁保四,破了曾头市。而对于活捉了史文恭的卢俊义,也是吴用明里暗里阻挠晁盖遗言的实现,从而使宋老大的江山坐的铁桶般稳当!

  至此吴用达到了事业的顶峰,梁山不停壮大,连政府也感到害怕,童贯高俅连续征讨,先后失利。与其说是吴用的神机妙算,不如说是梁山强大的实力克制了大宋政府的腐败军队。

  而在擒获高俅后,吴用完全表现出一个小人之态:先是十分巴结逢迎,将乐和随同萧让作为人质,等高俅下了山,连忙又作事后诸葛之态。书中写道:

  且说梁山泊众头目商议,宋江道:“我看高俅此去,未知真实。”吴用笑道:“我观此人,生的蜂目蛇形,是个转面忘恩之人。他折了许多军马,废了朝廷许多钱粮,回到京师,必然推病不出,朦胧奏过天子,权将军士歇息,萧让、乐和软监在府里。若要等招安,空劳神力!”

  回回看到这里,吴用的丑陋嘴脸一览无余!如此“料敌”,可叹可悲!说到底,吴用只不过是个玩弄权谋的江湖骗子!远远不能和大贤诸葛亮相提并论!

  宋江和吴用的关系,说得刻薄点,可谓狼狈为奸。正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将梁山兄弟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红顶子,而踏着兄弟累累白骨升迁的宋江,最终也死在朝廷的一杯毒酒下。

  宋江死了,兔死狐悲,吴用最终也吊死在宋江的墓前,完成了人生最后一次伪装。吴用孤家寡人一个,死得了无牵挂,因为他知道,朝廷对付了宋江,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而现在的梁山,已经成为板上鱼肉!朝廷才是最大的黄雀,方腊作为一只短命的蝉,消失在历史舞台,而两只螳螂,最终也会成为黄雀的腹中美餐。
  所以我们看见,吴用在“血泊里拽过头把交椅来,便纳林冲坐地”,这满地的鲜血,吴用都来不及清洗,就将自己的将来,建立在前任强盗头子的尸身上。而正和他预料的一样,林冲完全是出于义愤才慨然出手,对于首席CEO的位置,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这一幕惊心动魄的故事,也只有法国的拿破仑大帝在七百年后,迫不及待地从教皇手中抢过皇冠戴在自己头上才能相提并论。

  由此而来晁盖便和朋友们在梁山开展了逍遥法外的无政府行为,吴老师也顺利实现了自己的家庭梦想,在这场“非常6+1抢劫秀”中,核心的“1”不是晁盖,而是军师吴用!

  如果说一次是失误,两次便是错误。吴老师在相同的地方连续又摔了一跤:梁山恩人宋江发配江州,酒后大言浔阳楼提了反诗,由于文字狱事件,眼见得要送命,吴用让戴宗送假信给蔡九知府,拖延时间来救宋江的命。

  然而身为小学语文老师的吴用,恐怕自身水平也不过如此,设计的书信中,印章称谓忘记避讳!而正是这个错误,让同样是落魄文人的黄文炳看出端倪!进而将梁山的诡计一言戳穿!所以虽同为文人,至少在处事精细方面,吴用不如黄文炳多矣!

  我就纳闷,这吴用怎么总是做一些“事后诸葛亮”的工作?给晁盖带来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江州劫法场战役中,晁盖对吴用已经丧失了信心,参加营救工作的十七名头领,可没有吴军师在内!吴用知不知道?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一直隐忍不发,因为他知道,梁山真正的主人——宋江已经到了!

  如果说晁盖是一部楼梯,能够帮助吴用登高望远,那么宋江就是一部电梯——导致吴用飞黄腾达。宋江是个人才啊,绝对是个厚黑奇才,哪怕吴用这么狡猾,和宋老大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吴用可以迅速远离发小朋友晁盖,转投到宋江门下!

  不得不承认吴用的运气之好,简直可以和当年国足主帅米卢媲美。

  宋江上梁山第一功是三打祝家庄,吴用在前期没有出场,而缺乏军师的宋江也损兵折将,两下僵持,十分狼狈。而上天送给吴用一个大礼包——登州派八人进身做内应!所以我们看见:

  孙立等众人皆喜,一齐都依允了。吴用道:“小生今去,也如此见阵,我人马前行,众位好汉随后一发便来。”

  这个天赐良机,自然不容错过。吴用深知宋江为人,另派裴宣萧让等四人诈了扑天雕李应全家来上山,提前帮宋江实现目标!

  而为救失陷华州的史进、鲁智深,吴用结识了后文重要的人民公仆宿元景,不仅壮大了梁山的实力,而且和政府攀上了关系,为后续的招安工作埋下深厚的政治基础。

  估计宋江内心也暗暗佩服吴用的手段,两人均是心计高深之人,共同的目标使他们迅速站在了同一战线上。从此以后,凡是宋江有所行动,吴用必然献计献策,将晁盖抛到一边。

  宋江当年为了迫使秦明落草,采用冒名顶替的方法,手段之下作,触目惊心。吴用更是青出于蓝:为了拉朱仝下水,指使李逵斧劈四岁的小衙内!手段残忍,令人发指;防止呼延灼反悔,逼迫他反间破了青州城,由此作为“投名状”,绝了呼延灼之念;为了骗卢俊义上山,险些害得他家破人亡,还捎带石秀遭受无妄之灾,在北京大牢里蹲了半年。换句话说,只要宋江看上的人才,吴用一定想方设法搞到手!

  对于这样的得力下属,宋江非常满意。然而有一个人相当不满意,那就是正直的晁盖。眼见得宋氏集团日益坐大,军师吴用密谋跳槽,晁盖沉不住气了,不听任何人的劝导,抛开军师去打曾头市——结果送了自己的性命。

  晁天王一死,最高兴的便是宋江和吴用,在假惺惺流下难过的眼泪后,利用双面间谍郁保四,破了曾头市。而对于活捉了史文恭的卢俊义,也是吴用明里暗里阻挠晁盖遗言的实现,从而使宋老大的江山坐的铁桶般稳当!

  至此吴用达到了事业的顶峰,梁山不停壮大,连政府也感到害怕,童贯高俅连续征讨,先后失利。与其说是吴用的神机妙算,不如说是梁山强大的实力克制了大宋政府的腐败军队。

  而在擒获高俅后,吴用完全表现出一个小人之态:先是十分巴结逢迎,将乐和随同萧让作为人质,等高俅下了山,连忙又作事后诸葛之态。书中写道:

  且说梁山泊众头目商议,宋江道:“我看高俅此去,未知真实。”吴用笑道:“我观此人,生的蜂目蛇形,是个转面忘恩之人。他折了许多军马,废了朝廷许多钱粮,回到京师,必然推病不出,朦胧奏过天子,权将军士歇息,萧让、乐和软监在府里。若要等招安,空劳神力!”

  回回看到这里,吴用的丑陋嘴脸一览无余!如此“料敌”,可叹可悲!说到底,吴用只不过是个玩弄权谋的江湖骗子!远远不能和大贤诸葛亮相提并论!

  宋江和吴用的关系,说得刻薄点,可谓狼狈为奸。正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将梁山兄弟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红顶子,而踏着兄弟累累白骨升迁的宋江,最终也死在朝廷的一杯毒酒下。

  宋江死了,兔死狐悲,吴用最终也吊死在宋江的墓前,完成了人生最后一次伪装。吴用孤家寡人一个,死得了无牵挂,因为他知道,朝廷对付了宋江,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而现在的梁山,已经成为板上鱼肉!朝廷才是最大的黄雀,方腊作为一只短命的蝉,消失在历史舞台,而两只螳螂,最终也会成为黄雀的腹中美餐。
  有个成语叫“螳臂当车”,吴用肚子里是有些墨水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对于梁山好汉来说,这是一场更类似小市民暴动的“农民起义”,俗语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又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宋江和吴用都是书生,这种缺乏明显“为广大农民阶级谋福利”纲领,只反腐败不反政府的“起义”,他的灭亡,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吴用吴用,正如你的名字——实在无用!
  空有经天纬地志,化做黄梁梦一场!

任何规模比较大的黑帮,一般都会有个军师级的人物,知识分子出身,多少受过一些良好教育,视野比较开阔,脑筋比较灵活。这种人在黑道上混得好就是二、三把手的角色,混不好就是底层任人欺负的小混混。在黑道上,这样的知识分子当老大的不是没有,但不是很多。古往今来,从最早的青红帮的大哥开始到黄金荣、杜月笙,到现在的赖昌星、刘涌、乔四,没有一个是知识分子出身。以孙中山如此能耐,加入洪门也不过是个红旗香主,成不了洪门老大。但是各个老大背后,多多少少会有个把摇纸扇的知识分子。洪门把军师就称作“纸扇”,这个称呼非常形象。吴用就是梁山上的“纸扇”。

施大爷在水浒上把吴用描绘得像诸葛再世一样。但细究起来,其实这位军师搞阴谋诡计在行,但是阳谋,真要他谋划大政方针,最多也就是个乡村小学教师水平。无斋主人对梁山这位军师的评价是八个字,“小事精明、大事糊涂”。梁山摊上这么一个军师,其最后覆亡也是必然的。

吴用的出身并不高,石碣受天文时,他是前20位里出身最低的。上梁山前吴用是郓城县东溪村乡村小学的教师。水浒上没有说他是否参加过科举考试,但应该是没有功名在身,否则也不会走上黑社会的道路。好比一个高中毕业生,考不上大学,跳不出农门,只能在乡间当一个民办小学教师,又心比天高,老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所以依附在当地的黑社会老大——著名民营企业家晁盖手下混碗饭吃。吴用的这个心态同宋江上梁山前很类似,所以宋江的心思吴用非常能够理解。宋江是自己打出一片天来,“及时雨”这三个字天下闻名。吴用就低调得多,一方面吴用没有宋江的资源,既没有宋家庄的财富为后盾,又没有郓城县政府科长的头衔和权力,另一方面,知识分子本身的软弱性也注定了吴用只能依附在别人身上。但吴用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乡村小学教师的平凡生活并不是他所想要的。吴用在晁盖手下混的时候,地位并不高,晁盖同宋科长是莫逆之交,吴用却连宋江的面都没见过。都在郓城地界上混,吴用要是名声很大,以宋江的为人早就会结交一下了。

当吴用知道北京市委书记兼北京军区政委梁中书有一笔生辰纲要送给东京蔡总书记时,心中燃起了炙热的火焰,这批货要是搞到了,岂不是人生就可以不用再奋斗了。于是吴用走出了人生的重要一步,找到晁盖说:老大领我们干吧,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吴用其实应该想到就算他们劫走了这批生辰纲,梁总政委和蔡总书记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未必能够真正享受到这笔“不义之财”,今后很可能就要亡命天涯成为通缉逃犯。但所谓利令智昏,吴用这位乡村小学教师,在10万贯(相当于3000万人民币)的生辰纲面前,根本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吴用取生辰纲的计谋无斋主人已经在《智取生辰纲》一章中作过分析,实际上漏洞百出,事后事发也是必然的,这里不再赘述。但是,劫生辰纲的一个副产品就是晁盖一伙为躲避政府的追捕而被迫上了梁山,从而开始了梁山的一个崭新时代。

吴用以低微的出身,在梁山上始终保持二、三把手的位置,担任团伙军师,自然有其过人之能。吴用的手腕和阴谋诡计在梁山上除宋江外无人能敌。知识分子玩阴的还是很狠的。上梁山之初,王伦无意接纳晁盖一伙,吴用就挑动林冲火并了王伦,帮助晁盖夺取了老大的位子。宋江上山后,吴用见宋江势大,见风使舵就抛弃晁盖,改投宋江,并协助宋江架空晁盖,在晁盖死后又临门一脚送宋江坐上老大的位置。在宋江试图引卢俊义上山为晁盖遗言解套时,吴用处处领会宋江的意图,配合宋江,把卢俊义定死在二哥的位子上。吴用在梁山的几次重大事件中,不仅政治正确,而且站对地方、跟对了人。人要有这个本事,在任何组织、任何地方都不会混得太差。